TAG标签

投稿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写景散文 >

将雪

发布时间:2020-05-18 13:37 | 作者:美文在线 | 来源:未知 | 浏览: 次|类别:写景散文

  一推开那一扇门,一股寒风便拂面而来,我不禁打了个哆嗦,拢了拢外衣。我看见很多七八岁的小孩子们在雪地里面呼喊着奔跑着,他们在玩儿打雪仗。
  我不停的四处张望着,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寻找着什么。终于,在入夜时,我看见了:那个头上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女孩儿和她的弟弟正在自家的门前合力堆着一个小雪人儿。
  不得不说,那真的是一个很小的雪人,只有巴掌大小。她和弟弟一人滚了一个小雪球,把两个雪球拼在一起,就成了小雪人的脑袋和身子。她的弟弟掰了两节细细的树枝,插在雪人的身上作为它的手。小雪人看起来还是有模有样的。
  她高兴的对弟弟说:“太好啦!我们完成了!爸爸妈妈回来了看见这个小雪人肯定会很开心!”弟弟也高兴的笑了。姐弟俩的爸爸妈妈去县里面购买货物了,留她和弟弟在家里面看家。
  夜里弟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她坐在门口眼巴巴的望着,她念着:“爸爸妈妈怎么还没有回来?”夜色之中,只有片片飘落的雪花静静的倾听着她的嘟囔。我看着小女孩微微嘟起的嘴巴,笑着关上了门。
  推开那扇门,我看见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儿,她在组织学校举行的拔河比赛中受了伤。两个好友搀扶着她去医务室。途中遇到隔壁班的一个男生,他二话不说,背起她就往医务室去。
  她满心感动,结果紧接着就听见那个男生说:“嗨!你应该减肥了。”两个好友听后在一旁哈哈大笑。她深吸一口气后,刚刚的感动荡然无存,她毫不犹豫地把他拉入了死党的名单。
  下了晚自习后,两个好友护送她回家,其中一个人背着并不轻的她,一个人打着伞。那一天夜里的雨很大,但她们三个人中,只有打伞的那个人淋湿了。
  那天夜里,她偷偷的告诉自己:在自己的往后余生中,她想要陪这两个人一起去看冬天的雪,一起去寻找深山中孤绽的寒梅。看着她在黑夜里闪着点点星光的眼眸,我笑着关上了门。
  推开那扇门,我看见那个剪着齐肩短发的女生,正坐在自己房间里的床上傻兮兮的笑着,她的身旁放着一条织好的淡蓝色围巾。她从初秋的时候就买了毛线,请教好友针法。终于赶在那个人的生日前织好了这条围巾。她想:在下第一场雪的时候他就可以戴上了。
  她将围巾仔细的叠好后,和一封信一起放进了精美的礼盒中,那封信里面写着她喜欢的诗人顾城的《门前》。她将礼盒装进了书包,关掉灯,甜甜的睡去了。看着她带着微笑的睡颜,我放轻脚步退了出来,轻轻的关上了那扇门。
  推开那扇门,我看见那个染着板栗色烫着小卷发的女生,正戴着耳机,耳机里面循环着轻音乐。她坐在落地窗前,埋头刷着考研英语。
  那一个个单词、一句句听力、一道道习题、一篇篇作文,在她的眼里都是一朵又一朵的雪花儿,她将它们一一采撷,等待着冬天的到来。看着她一脸认真的神情,心想:还是那么要强呀!我笑着摇了摇头,关上了那扇门。
  我推开那一扇又扇的回忆之门,我看见了一场又一场的雪,也看见了一个又一个的自己。我走出了回忆,将那些门一一关上,但那并不意味着我会将所有往事通通忘却。只是我知道:自己即将要推开另一扇门。因为,有一场雪已经悄悄动身。
  (文/西风)
  •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