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投稿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写景散文 >

小雪思忆

发布时间:2020-05-18 13:34 | 作者:美文在线 | 来源:未知 | 浏览: 次|类别:写景散文

  几多年都没有再见过雪花飘落的场景。就像那场童年的故乡飘雪,轻轻的落在我安眠的梦中,待清晨起来,寒冷的气息传进门来,将我惊醒,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昨夜下雪了。世界在雪的覆盖下,洁白而延伸的无边无际。
  走出门去,踏在云上,但那种雪的洁癖,绝不允许我去踩踏。它必然会发出反抗的声音,这是一种令人欢喜惹人怜爱的声音。但是童年的欢乐是奔跑,还有去拥抱这白雪茫茫的世界,谁也无暇顾及这雪的声音和想法。况且,这是我第一次真正得以去看一场雪,在我看来这也是我第一次拥有这个冬天。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个冬天,我期待一场雪的降临。对此,我已经等待了许久。因为在某一天,他和他的朋友谈起了一场雪,他的朋友是怎么样去拥有那场雪的。这既让他羡慕他的朋友,也让他觉得自己的冬天是可怜的。他从朋友的言语声中,觉得以前落在家门口前雪在哀叹着,在消失前的那一刻,遗留的一片,仿佛是在对他做最后的诉说。
  那年的冬天,雪来得有点猛烈。已经堆了好厚了。可是那是多厚,这个他可不知道。也不想去在意。他唯一要做的是,应该让这个带雪的季节,充满点乐趣。所以,大早他就决定了要出去体验雪花的欢乐。
  清晨走出门外,偶有风雪迎面扑来。他仰面去体验着雪花融化在脸颊的感觉。如果忘记了雪的寒冷,或许那就像是雪花的亲吻。带着手套出去,带着帽子,穿着厚厚的衣服,臃肿的样子,在雪花地上遗留了一串串足迹。他独自一个人在门外玩着雪,他没有堆过雪人,但是从朋友的口中知道,那定然也是一个人,或许就和自己一样。他就这样想着,或许那个雪人就是自己的玩伴。这是与父母不同的一个玩伴。至少,他不会骂人,而且也会赞同在雪的冬天就应该外出找寻乐趣,而不应该只是围坐在火炉旁。就这样,他强烈的认为他也应该拥有一个雪人。这样的话,他也可以同朋友说这个雪人的故事。或许朋友也会和他讲述这一个冬天朋友的故事,另外他也想要从朋友那里获得些夸耀或者是可以让他摆脱无聊的话。
  他在门外收集着雪,一把一把的。他把他放在地上,准备捏出一个雪人。当他开始捏的时候,他的父母百般劝诫他,可是他却没有理会,只是顾着捏出自己的雪人。在经过一番努力后,一个小小的雪人就已经成型了。只是两团圆圆的雪堆积在一起,他总觉得差一点什么,于是就随便用指甲抠了一下,就当作是眼睛鼻子和嘴巴了。或许这就是雪人吧,或许自己也就是和它一样,反正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样子。反正他已经有了一个像样的雪人了。这就值得开心一场。捏好后,他就因为寒冷而回到了家里,和父母一起围在火炉旁,享受着火带来的乐趣。父母总是在说着他不愿意听的话,当然有的话他也是似懂非懂,所以就想起了雪人。而在离开雪人之前,他不想让雪人被别人看到,已经被他藏起来了。而且也期待着那个雪人的复活。在他看来如果雪人要像他一样会说话,会走路,会和他一起玩耍,就必须要有等待的过程,并且这是他的父母不能看的,当然这也包括他。如果雪人没有复活,那就要接受雪人会融化的事实。
  后来,他只知道他睡了好久,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这时,他正在朋友的家里。他这才知道原来今天自己因为捏雪人而感冒了,所以就睡了一天。他的朋友家请客吃饭,父母就把他也带着去了,不过在吃饭的时候,他也没有醒来。在睡觉的时候,他看见了雪人,是的就是那个雪人,和他长相一样的雪人。他和他开心的玩耍了一天,他们在茫茫的雪地里肆无忌惮的奔跑,他们手牵着手,笑着。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茫茫的雪,还有前面无尽的道路。后来,似乎天就要黑了,雪人就开口要和他告别了。当雪人消失不见的时候,他才醒来。当他醒来的时候,眼神空洞而导致四处张望,似乎在找寻着什么,又似乎脑海里空空的,没有任何思绪。过了好一会儿,旁边的人忽然说了一句,就像是在提示他的父母似的,他已经醒来了。这时的他才从恍恍惚惚中清醒过来。
  他仔细的看了一下父母,就差点哭出了声。但是还是没有忍住,眼泪流了出来,哭声也就跟上了。父母奇怪的责骂着他,他在哭声中,含糊的说了句什么,父母并没有听清楚。也没有做太多的理会。只是要他立马不要哭,让他好好的说。他这是才清楚的说道,要回家去了,要回去看他捏的雪人。但是父母却告诉他,雪人已经消失了,早就融化了。父亲在中午的时候,就没有见到雪人了。他说我的雪人很大,他是化不完的。他骄傲的说着,以便让众人相信。
  最后,父母实在拗不过他,便就说要回家了。但是当他到那里的时候,雪人确实已经消失了。这时,他才相信父母的话,雪人确实消失了。雪人是否回家了,他并不敢问他们,因为这是他的秘密,同时,他也不想再听见父母和他说与他的想法不一样的话,他像既然他不想听,或许他想要的答案和方面说的不一样,那会让他受伤的。所以,他就不再去想,而是听父母的话,雪人是消失了,许是化了。他便只能什么话都不说,低着头走近父母。到了父母身边,就跟在父母后面慢慢的回到了家中,准备睡觉了。
  在夜晚,父母早已熟睡时,他独自醒来,暗自泪在想自己的雪人和父母说的雪人是不是一样的。还有父亲为了安抚他而说的要为他捏的雪人,会不会和他捏的那个一样呢?雪人复活的故事,是没有由来的,自己又为何会这样的执着呢?在一系列的思考中他睡下了。
  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雪依旧在下,父亲说要去捏雪人,他却拒绝了。或许是因为羞愧吧。在昨晚的困惑与今天早上醒来这一段时间里,他意识到父母的话是对的,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认为,但是他就这样觉得。不过,他还有一丝的想法就是,如果雪人真像自己想的那样的话,那他的内心更是羞愧。所以,就算父亲真的捏好了雪人的时候,他都没有胆量再看一眼。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捏过雪人。当朋友再次提起雪人的时候,他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他自己捏的那个雪人。当其他人捏好雪人的时候,他也会去看。因为父母说的确实是对的。
  故乡那一年的雪,落在了童年的梦中。遗憾的是我已经许久没有见过一场像故乡那一年一样的雪了。这边的天空还有故乡也许久没有下雪了。此时的我只想去看一场雪。
  樱花落雪,柳絮飘雪,他乡的雪是浪漫的幻想,我也为之欣喜。只是这么多年没有见过雪的我,更希望见到一场真正的雪。再看看朋友捏的雪人。
  故乡的雪,如似好久没有下过了,我似乎也只在樱花落雪的时候,柳絮飘雪的时候,想起我牵过的那一双双手,还有故乡的那一场雪。怀念啊,我落在童年中的那一场雪在他乡的我等待着一场雪,孤寂的,惆怅的等待着。
  (文/丑奴)
  •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