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投稿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 2017-04-07 23:31:53柔石作<二月>小引——出自《三闲集》

    冲锋的战士,天真的孤儿,年青的寡妇,热情的女人,各有主义的新式公子们,死气沉沉而交头接耳的旧社会,倒也并非如蜘蛛张网,专一在待飞翔的游人,但在寻求安静的青年的眼中,却化为不安的大苦... [阅读全文]

  • 2017-04-07 23:31:26某笔两篇——出自《三闲集》

    昨天又得幸逢了两种奇特的广告,仍敢执绍介之劳。标点是我所加的,以醒眉目。该称什么笔呢,想了两天两夜,没有好结果。姑且称为某笔,以俟博雅君子教正。这回的动机比较地近于纯正,除希望有目... [阅读全文]

  • 2017-04-07 23:30:37新时代的放债法——出自《而已集》

    还有一种新的世故〔2〕。 先前,我总以为做债主的人是一定要有钱的,近来才知道无须。在新时代里,有一种精神的资本家。 你倘说中国像沙漠罢,这资本家便乘机而至了,自称是喷泉。你说社会冷酷... [阅读全文]

  • 2017-04-07 23:30:12写在《劳动问题》之前——出自《而已集》

    还记得去年夏天住在北京的时候,遇见张我权君,听到他说过这样意思的话:中国人似乎都忘记了台湾〔2〕了,谁也不大提起。他是一个台湾的青年。 我当时就像受了创痛似的,有点苦楚;但口上却道... [阅读全文]

  • 2017-04-07 23:28:08《题辞》原文-出自《而已集》

    附录一九二六年的一篇。一九二八年十月由上海北新书局初版。 题辞〔1〕 这半年我又看见了许多血和许多泪,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 泪揩了,血消了; 屠伯们逍遥复逍遥, 用钢刀的,用软刀的。 然... [阅读全文]

  • 2017-04-07 23:26:50黄花节的杂感——出自《而已集》

    黄花节〔2〕将近了,必须做一点所谓文章。但对于这一个题目的文章,教我做起来,实在近于先前的在考场里对空策〔3〕。因为,--说出来自己也惭愧,--黄花节这三个字,我自然明白它是什么意思的... [阅读全文]

  • 2017-04-07 23:25:38略论中国人的脸——出自《而已集》

    大约人们一遇到不大看惯的东西,总不免以为他古怪。我还记得初看见西洋人的时候,就觉得他脸太白,头发太黄,眼珠太淡,鼻梁太高。虽然不能明明白白地说出理由来,但总而言之:相貌不应该如此。... [阅读全文]

  • 2017-04-07 23:24:15革命时代的文学——出自《而已集》

    --四月八日在黄埔军官学校〔2〕讲 今天要讲几句的话是就将这革命时代的文学算作题目。这学校是邀过我好几次了,我总是推宕着没有来。为什么呢?因为我想,诸君的所以来邀我,大约是因为我曾经... [阅读全文]

  • 2017-04-07 23:21:57略谈香港——出自《而已集》

    本年一月间我曾去过一回香港〔2〕,因为跌伤的脚还未全好,不能到街上去闲走,演说一了,匆匆便归,印象淡薄得很,也早已忘却了香港了。今天看见《语丝》一三七期上辰江先生的通信〔3〕,忽又... [阅读全文]

  • 2017-04-07 23:20:47读书杂谈——出自《而已集》

    --七月十六日在广州知用中学〔2〕讲 因为知用中学的先生们希望我来演讲一回,所以今天到这里和诸君相见。不过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可讲。忽而想到学校是读书的所在,就随便谈谈读书。是我个人的意... [阅读全文]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