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投稿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青春校园 >

最美不过年少,最长不过时间。

发布时间:2017-04-04 23:21 | 作者:海边一片天 | 来源:美文在线 | 浏览: 次|类别:青春校园

  从出生到现在,自己最放不下的只有两个人,他们都出现在我的年少岁月,却又匆匆离去,徒留我在原地悲伤。与他们相关的记忆到此终止,点上了一串省略号。谁也不曾知晓这省略号后的结局。
  
  他,是一位音乐奇才。我喜欢傍晚站在阳台上听他弹钢琴,微咸的海风柔柔的吹着白纱的落地窗帘,帘子伴着清脆的风铃声摆动着。《蓝色多瑙河》、《致丽丝》…柔美的旋律飘入耳际。几缕絮状的云彩点缀着紫红色的天空,西面半轮红阳即将滑落入海。我能想象出他弹琴时那认真的表。他叫林宛宇,我的邻居,从小玩到大的男生。
  
  他,酷爱音乐,可家里没有钱供他学习音乐。他逃课去酒吧听歌,最后被勒令退了学,从此每天都在那家叫做“feel”的酒吧卖唱,他有一把二手的木吉他,他经常弹曲子给我听,他喜欢边弹边唱,他的声音带有我们这个年龄特有的“沙哑”。我经常因为听他唱歌,然后潸然泪下。他叫梁宵。和他认识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小混混。
  
  (宛宇,你是我的一场梦,当梦醒来,一切都成了虚幻。)
  
  宛宇的妈妈是一位轰动国际的钢琴家,从我记事起就知道,宛宇每天都要坐在比他大很多倍的钢琴前练琴,练不好就不让吃饭,几乎每天晚上,都能听见宛宇的哭声和***妈的吵声。望子成龙,每位家长都是这样。
  
  记得有一次,他练琴练得手指头肿胀,写不成作业,由于没交作业,上课被老师罚站,当时我就站起来向老师解释,结果被罚跟他一起站。到现在我也搞不懂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这么自告奋勇,大概是因为爱吧!
  
  那天,宛宇着说:“弦歌,你真傻。”
  
  “弦歌,你累不累?”
  
  “弦歌,你坐下歇会,我帮你看着老师。”
  
  那天,我们说了很多。
  
  我说:“宛宇,你弹钢琴真好听,我好喜欢哦。”
  
  “宛宇,你不要伤心了,阿姨也是为了你好。”
  
  “宛宇,要加油哦。”
  
  “宛宇,我也学了钢琴,我们一起练吧。”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两个词用来形容我们最合适不过了。我对宛宇产生了依赖,这种依赖叫做爱。
  
  儿时,我在学校被坏孩子欺负,宛宇总是挡在我面前。下雨了没带雨具,我们和撑一把伞到地铁站,坐在地铁上时,我才发现他的左肩全湿了。我喜欢坐在他身边看他弹琴,优美的背部曲线,美妙的旋律从他的指尖倾泻而出。还有我们之间的好多事。我将它们埋在心里,让心的海洋所淹没。
  
  后来,我们都长大了,要上初中了。而我听到了一件以前从未想过的事情。宛宇全家移民美国!宛宇走的那天,我们一家去机场送他们,宛宇对我说:“弦歌,你要好好学习,学会照顾自己。还有,记得看电视哦,说不定哪天你就能看到我呢!”他笑了笑,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当时的心情,只觉得心里少个了什么东西,再也无法弥补回来了。眼泪止不住倾盆而下。回到家,我把钢琴砸了。因为我一看见它,就想起那个曾经给我温暖的人。
  
  (梁宵,你是我眼中的一滴泪,当泪滑落,一切都成为了过往。)
  
  我和梁宵第一次见面是在酒吧,那家酒吧叫做“feel”。黄老板是一位久混江湖的老手,为人也很随和。我动用爸爸的名义,让黄老板在酒吧给我找工作。当时还小,才15岁。我就是在那里认识梁宵的。
  
  梁宵,有着和宛宇一样好看的眉眼,皮肤很白,声音也很好听。我在酒吧的工作是打杂,说是打杂,其实也就是陪人聊天,一天能赚个80.90元的,有时还能得些小费,收钱不出力。
  
  周三,是梁宵的专场,这个帅气的男生一开口就赢得台下一片热烈的掌声,掌声超过了配乐的声音。我不禁抬头向台上张望这位赢得如此多掌声的男生。我愣住了。尘封已久的往事汩汩涌出心海。我早已泪流满面。
  
  梁宵的左耳朵上戴了颗宝蓝色的耳钉,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出刺眼的光芒。曲毕,嘴角微倾,勾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
  
  后来,我在储物室见到了他,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梁宵。我说:“你很像我原来的一个好朋友。”他笑了笑说:“是吗?那真是荣幸。”眼角微弯,唇红齿白。然后我们就认识了。
  
  原来心里放点东西才不会觉得空荡。
  
  他教我弹吉他,教我唱歌,教会了我好多不明白的事理。但不得不承认,和他在一起,我学坏了。成绩直线下滑,不带一丝弯曲。
  
  有一个场景我记得很清。那夜唱完歌,我和他坐在街边。他让我好好学,我说不。他望向远方,不再看我。良久,他点燃一支香烟,深吸一口,才慢慢说道:“弦歌,你为了自己一定要好好学习。”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那时的眼神,忧郁、空洞,却又让人难难以拒绝。夜晚的海风很凉,掺杂着烟味和海的咸腥味,我不禁发都起来,他把外套脱下来给我穿上,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句话“梁宵美景配佳人。”自己不禁偷笑起来。
  
  那时,梁宵在一家音乐网站上也小有名气了,他用他真挚的声音,打动了千千万万的听众。
  
  周末下午,我们一起在乐房谱曲,填词,编制那些属于我们爱的歌曲。
  
  七夕节的晚上,我把自己写了近两个月的曲子《茶靡》送给了他,那是一首很淡的曲子,旋律轻柔的G调钢琴曲。似的,我又一次为了一位男生重新坐在了钢琴的前面。黑白琴键,色差明显。我清楚的记得他当时笑着说:“弦歌,等我谱词再送给你。”
  
  宵,你知不知道,我陷入爱情的迷阵中,再也无法逃脱了。心被锁的死死地,只有你能打开。
  
  (再爱的人也有远走的一天,再美的梦也有苏醒的一天。)
  
  这一天12月16日,他的生日,我们早就说好要一起度过这一天,可是…晚上九点半,我与父母踏上了北上的火车,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走了。所有的爱与不舍,都该在此刻挥手再见。
  
  (尾声)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还是那个地点那条街…”熟悉的旋律漫入耳际,几年前,外滩18号是我们相遇的地点。那家叫做“feel”的酒吧。那缠绵的地点,那熟悉的夜。我本想,四年时光自己早已将你遗忘,可谁又曾知道你一直住在我心房。
  
  宛宇,宵,感谢你们陪我走过我的年少岁月,少年如花的笑脸,都已成过往。
  
  就像每一滴酒回不了最初的葡萄,我回不了年少。/完。
  
  海边一片天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我们的爱经不起告白

  •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