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投稿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青春校园 >

我们的爱经不起告白

发布时间:2017-04-04 23:20 | 作者:林似霰 | 来源:美文在线 | 浏览: 次|类别:青春校园

  当我一个人坐在操场上上演忧伤的时候,惊讶的发现男一号也在不远处默默忧伤。我迅速从草地上爬起来,向他走去。
  
  “怎么?我们班的大帅哥在这里忧郁吗?”我双手别在身后,玩味的看着他。他看看我,然后继续他的忧伤。我在他旁边坐下,也不再说话。
  
  “你说,如果你很想你的母亲,你会怎么办?”
  
  我惊讶的看着他,这么白痴的问题也会问。“回去看她啊。”
  
  “有人不让我看怎么办?”他转过头来看我,风轻轻的拂过他的头发,我知道他没有在开玩
  
  “不让?为什么,谁不让?”
  
  没等我问完,阿七(外号)便起身走了。
  
  阿七是个标准的问题学生,不过他不打架也不惹事,唯一的问题就是上课睡觉,和我同桌快两个月了,他几乎每天都是睡过去的。由于某些我后来才知道的原因,老师并不管阿七。因为个高,人帅,阿七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后来想想,其实年幼的我们并不懂什么是人物,只是就凭着心里的感觉去判断一个人。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被那群38盯上的,四人一组的宿舍里,我就这么华丽丽的孤立了。我因为是初三总比那三个初二的要回来得晚些,因此我每次回去都会有意外的惊喜。我是一个借读生,很远地方来的借读生。我身边没有亲人,所以在那段日子我都是哭过来的。我可以忍受我的衣服被踩很多脚印,我可以忍受我干干净净的毛巾和牙刷被泡在脏水里,可我要怎样在洒满瓜子壳和烧饼屑的床上睡觉。
  
  我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懦弱,我端着那盆脏水来到内室,她们几个正边笑边洗衣服,我稳了稳绪说:“谁干的?”她们几个听了我的话都转过身来,周笑是她们中最矮的那个,走上前来说:“我干的,怎么样?”我笑了笑说:“没事,我就问问。”话刚落,我将一盆水泼到她身上,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跑出宿舍。后来想想我为什么要跑?---我怕她们!!
  
  我跑出去后,哭了。用阿七话说很像哪家受了气的小媳妇,我坐在操场的秋千架上一遍又一遍的荡着。我们学校的操场在校外,所以晚上很少有人,只是四盏昏黄的等将空气照得凉凉的。
  
  “哟,哪家的小媳妇在这哭啊?”
  
  我没抬头也知道是阿七,我的心情糟糕透了,实在没法还嘴。阿七蹲下身来看着哭得稀里哗啦的我,用纸巾擦上我的眼,我顿时傻了,猛地站起来说:“你,敢把我哭得事说出去,我就掐死你。”阿七好像很无奈的看了看我说:“你今天是被人欺负了么?还是你欺负了别人因为内疚了才哭?”
  
  我没有回答,那晚我们坐了好久,聊了好多。突然他抱了抱我说:“在这陌生的地方,我们就像两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在寒冷的夜里相互依偎着取暖。”很多年后,我想起这句话眼角还是会湿润。
  
  以后的日子我还是在欺凌中度过,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向老师告发,也许我就是这样的白痴。我和阿七走得更近了,一起吃饭,一起k歌,一起傻傻的数星星,一起坐在操场上发呆。同学们都以为我们恋爱了,不过我们没有。我们只是在别人面前很有默契的伪装自己的寂寞,两只流浪狗的寂寞。
  
  某天,我和阿七从操场回来,看到张恒站在花园旁边看着我。“他好像找你有事,我先走了。”阿七说。张恒是我初二同学,后来休学一年继续读了初二。
  
  “你找我啊。”我走过去问。他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有事么?”我接着问。
  
  “那个传闻是真的吗?就是你抢了韩悦(我宿舍里的初二女生头头)的男朋友。”我顿时傻眼,问道:“你扯什么?她男朋友?谁啊?”
  
  “就刚刚走过去的那个。”
  
  我立马傻了,说:“那你现在是兴师问罪?”张恒没有说话,“我们是朋友吗?”我问道。没想到他居然还是沉默,我突然觉得很伤心,却强颜欢笑说:“当我没问,朋友是不会犹豫这种问题的。至于阿七,我们只是朋友,不过你告诉韩悦,如果她想接近阿七,我会不顾一切跟她抢。”这是我对张恒最后说的话,他这个曾经最铁的朋友,半年一见竟是为我的仇家出头,寒心。
  
  我回到教室之后没有再和阿七说话,真的我不可能真的不在意张恒。我需要时间。
  
  临中考还有一个月的时候,阿七说:“我要回上海了,回去考试。”我喝水喝到一半,慢慢放下杯子说:“好啊,祝你成功。”我知道总有一天会分离,只是觉得这分离来的太快。
  
  “虽然在这里什么也没留下,但这里却有让我不舍得离开的理由。”其实你留下了,在我心里,我心想。
  
  “少在那多愁善感啦,要走就快走,婆婆妈妈的。”
  
  他听了我的话后笑着说:“哎,还指望你想我呢,看来是我太自恋了。”我知道他的调笑其实是真心话,可是我没有挽留。
  
  第二天,他带最后的礼物送给我,他说,我走后再打开,考试加油哦。然后,他搬空了书桌离开了。
  
  晚上,我躲在被窝里打开那个盒子,是一只泥陶小熊,还有一张字条:
  
  再见了,我离不开的理由。谢谢你在这陌生的地方给我的安慰,我不知道我们还会不会再见。其实我挺喜欢你,也许这并不是,只是单纯的喜欢。我知道你很弱却总在我面前像一只小刺猬,以后你再也扎不到我了,还真有点兴奋呢。我不在,你不能在哭喽,因为我擦不到你的泪了。
  
  再见,小刺猬。
  
  我忘了后来是怎么度过的,只知道他从此蒸发了,也许他就不曾来过。
  
  我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初三度过了高一的上半年,阿七出现了!
  
  我带着他逛了逛以前的学校,我们说笑着以前的事,可我们好像隔膜了。他又走了,我们留下了彼此的联系方式。
  
  我开始习惯每天一个电话地烦他,也许见面会有尴尬可是电话却很默契。知道有一天,一个陌生人接了电话。
  
  我拖拉着身体回到宿舍,一言不发,我回想着我们的过去,我究竟算什么?他父亲的话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转,我觉得我的头要炸开了。眼泪止不住的掉。我说,我们连恋爱都没有我怎么就是问题少女了,怎么就没有廉耻了?
  
  晚上十点宿舍准时关了灯,我心里一遍一遍唱着星月神话,我为什么会唱这首歌呢?我也不知道。
  
  我的一生最美好的场景就是遇见你······尽管呼吸着同一天空的气息,却无法拥抱到你······我们的故事并不算美丽,却如此难以忘记·····
  
  我一遍一遍念着,为什么,我现在又被抛弃的感觉,都没有爱过,为什么会被抛弃?谁抛弃了我?
  
  从此以后,我学会伪装,从此以后再碰不起情爱。
  
  晃眼间,高一过去了,高二也接近尾声。我生了一场大病,住进了苏州医院。我不知道是什么病,我想我是不是快死了?为什么,我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2011年5月24日早晨,我接到了陌生来电。我一路磕磕碰碰从苏州打车到上海,当一身病服的我,当一头乱发的我,当满面泪痕的我来到他家时,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力气再走下去。
  
  我记得几天前他留短信说:我要出国了,可是我不想去。你留我好不好?让我有一个留下来的理由。
  
  我记得,我回他说:你走吧,我们真的没有那么熟。
  
  我当时还在气他父亲当初的话,怎么知道,我的一句话会如此重要。我在上海整整待了三天,我不知道我家人和学校老师都快疯了。家里找不到我,以为我回学校了,可是我没有。参加完阿七的葬礼,我回到苏州,母亲二话不说就抽了我一巴掌,她问我死哪去了,我没有说话。只是哭。
  
  班主任是位年轻的男老师,他宽慰了母亲几句让她先出去。他说:“跟老师说说吧,去哪里了?”我还是不说话。“是不是谈恋爱了?”我不知道班主任是有意还是无意,我只是很用力的点了头,我真的不能再对不起阿七了。班主任叹了口气说“好好养病吧,虽然我不知道你爱的是谁,不过我向你保证,只要不耽搁学习,一切我替你保密。”我知道老师对我很好,这样却让我觉得歉疚了。
  
  住院约两个月后,我回到了班上。没有人知道我的事,老师做到了。看着身边人的你情我爱,我不知道他们是浅是深,不过我想我可能很难再触碰爱情了。
  
  如果当初勇敢的在一起,会不会不同结局,你会不会也有千言万语,埋在沉默的梦里······《星月神话》
  •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