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投稿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青春校园 >

村儿第二章

发布时间:2017-04-04 23:09 | 作者:辰晟晴紫 | 来源:美文在线 | 浏览: 次|类别:青春校园

  这么快就29号,东西都已收拾好,用家里的座机给老爸打电话,说今天回学校。都这么大的人了,他们还是不放心。走了,我的床,走了,我的家。虽然家里就我一个人,但还是有种不舍的情感。理性与感性并存的怪卡,格子这么形容我的。
  
  火车站永远是那么的挤,还好格子说今天来接我,才带了这么多的东西,吃的东西,喂那只馋猫,自己来不带,非要姐姐带。谁让咱是闺蜜呢,哎,悲剧呀。
  
  “哎,格子,姐在这呢,”我叫住东张西望的格子“有点眼力见好不好,这么多东西,分享点。”把最大的袋子往她手上一放。
  
  “我说,蔚蓝,今儿看见帅哥了嘿。”格子有点犯花痴。
  
  “我说,格子小姐,您哪天没有见着帅哥哇。”家常便饭。
  
  “在家就没有见着,你说就咱们那村,别说帅哥了,找一异性都难。别,真见帅哥了,还是好几个,你说,是不是哪个剧组在拍电视呀。”绝对的幻想中。
  
  得,再不走,公交就走了,“走了,回学校继续回味你那帅哥吧。”还拍电视呢,想象力真是够可以的。
  
  等等,那个,那个,“许格子小姐,我去上厕所,一起吧!”不会吧,那个谁来着,精神病帅哥正在向我走来,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呀。
  
  “我说,你走这么快干嘛呀,尿急也不能这么急的呀。”格子抱怨。
  
  “蔚蓝,你跑什么呀。”
  
  蔚蓝!叫的这么顺口,我跟你很熟呀。停下来,“不是,神经病。。。哦,不是,帅哥,我去上厕所呢,你自便呀。走呀,格子。”这个格子看见帅哥,呆若木鸡。
  
  “那你去,东西放着,我们帮你看着。”说着神经病帅哥抢过我手中的东西。
  
  “对,你去,我和这几个帅哥看着,快去快回哈。”什么呀,这个死格子。
  
  “不去了。我看也不是那么急,回学校吧。”气呀我。“这么巧哇,来接人还是。。。”
  
  “来接你的呀,你的电话打不通,知道你今天来,那天看见你买的今天的票。”的很是轻浮。很邪乎。
  
  无语了,“还钱的,是吧,拿来,可以走了。”我伸手。
  
  他握住,“走,我开车来的,送你去学校。”抓着我就往停车场去“对了,你哪个学校的,我N大的,大三,刚刚高高的是卓伊飞,另一个是包泽,都是死党。”拉开车门“进呀,愣着干嘛!”
  
  “我说,你脑子没坏吧,我跟你不熟。别像认识了几世似的好不好。东西给我。”我抢过他手中我的东西。
  
  “怎么能诅咒你男朋友呢,以前不熟,以后会熟的。”拿过我的东西扔在他的后座。把我塞进他的车。
  
  唉,男人与女人力量的较真呀!“我朋友呢!”随遇而安吧。
  
  “在包泽的车上。你还没有说是哪个学校呢”
  
  我往后看去,那车车头上醒目的BMW,暴发户呀!“中和大学!”以前没有觉得中和大学有什么好的,今天觉得真是好极了,至少离N大远了十万八千里,整一对角点。呵呵。
  
  “中和?就那个烂的不能再烂的大学!”他爆笑
  
  “有什么好笑的,至少比你们N大的评风好,去年爆出某女自杀,是你们学校的吧,是什么原因,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人人都争着去N大,那么高的分儿。不过风气很不好,话又说回来了,哪个学校没有那点破事呢,只不过人儿学校大了点,出名了点,出的事就多了点唠。
  
  “看来你挺了解我学校的吧。不会是因为我调查的吧!”嘴角还是露着浅笑。
  
  鄙夷的看了眼,自恋狂,懒得接话,坐火车很累,这车这么舒服,睡会。我这人有个怪癖,在陌生人跟前不管多累多困,就是睡不着,我也就闭目养神。回去免不了要被格子审问,先想好说辞吧。
  
  悦耳的铃声很有穿透力,他很小声的讲电话。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实在是太累了,竟然睡熟了。感觉头上有道乌云,我惊醒,“你干嘛!”一张放大的脸对着我的眼睛。
  
  “你流口水了!”用笑掩饰他的脸红。“你学校到了。”我没有理他。我摇下窗,妈呀,这是寝室楼呀,再一看,那辆BMW停在我们前面,了解了,我也说嘛,连我住哪棟都知道。
  
  “谢谢呀!”我从车上下来,坐了人家的免费车,基本的礼貌还是要的。
  
  格子殷勤的帮我拿东西,“你好,帅哥,我叫许格,你也可以跟蔚蓝一样叫我格子,我呢,是蔚蓝最好最好的朋友。”说着还挽着我的胳膊,就怕别人不知道我们两的关系有多闺蜜。
  
  “你好,我叫安然,从现在开始就是蔚蓝的男朋友了。”两个自导自演的家伙。
  
  “喂,演够了没,我要上去了,你们可以走了。”看了其他两个格子嘴中的帅哥,是挺不错,至少那张脸不错。
  
  回到寝室,就听见我们的许格子小姐那喋喋不休的讲着,我也知道了那个穿蓝色T恤的叫卓伊凡,蓝色是我喜欢的颜色,名字也很优雅,长得也很优雅,开BMW的叫包泽,据格子说有女朋友了,下面就开始说安然了,“蔚蓝呀,你命真好,有对那么疼你的父母,现在又有这么个又有钱又帅的男朋友……”
  
  “打住,说多少遍了,他,安然,不是我的男朋友。”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种抗拒的心理。
  
  整理好床铺,把吃的东西分给格子、口贝和杨杨。我们四个一个寝室,和谐的渡过了大一的时光。刚分到一起的时候,一个个的都有着自己的梦想和憧憬。我们的专业是教师,为人师表,呵呵,很难想象我们以后做老师的样子。
  
  我们寝室除了杨杨都是从农村来的,村里的姑娘,呵呵,所以我的网名就叫做村儿,偶尔上网发发文章,不过还是小有名气的。
  
  我主要学的是理科,将来要做一个数学老师,格子,我的闺蜜学的是幼师,跟她的性格很像,我们的口贝同学主要是文科,英语很好,说是以后做英语老师,杨杨呢,说不大清楚,经常不在寝室,和我们也算和谐,因为经常不在,所以不是很熟,偶尔遇见打个招呼什么的。只知道叫杨欣,有个男朋友,很淑女的名字,人也淑女。
  
  “杨杨又要出去呀!今年的住宿费是不是又白交呀!”格子八卦的问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的杨杨。
  
  “是呀,便宜你们了。”杨杨笑着打趣“男朋友在下面等我,先走啦!没有带家乡特产,下次请你们吃饭。”
  
  “下次就是下学期。”口贝接口道。
  
  杨杨走后,我们在为晚上吃什么而愁,学校的饭实在是吃厌了,小电饭煲,在上学期末也被收了,哎,苦命的学生时代呀。
  
  整理好床铺,打开笔记本,打开指定网页,我的文章排在最前面,发了个百来个字的小短文。邮箱里有个信息,是某杂志的,说是欣赏我的文章,问我可不可以在他们杂志上发表文章,我回了个,可以的,并附上我的电话。思想是用来裸奔的,有人欣赏,至少裸奔的很成功
  
  “晚上去学校对面吃吧,好像是刚开的,蛮有档次的,也不是很贵。”口贝说。
  
  “好呀,我没有意见。”格子说。
  
  “那就去吧。”我附和。
  
  就这样三个人达成共识,吃饭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
  
  “喂你好,是村儿吗?”
  
  “是的,请问你是?”
  
  “我是非杂志的,我们这边是想要通知你,你下个礼拜就可以向我们投稿了,信箱就是你今天收到邮件这个信箱,你发第一个稿件的时候,麻烦附上银行卡号,方便打稿费。”
  
  “嗯,好的。”
  
  “那好,就这样,拜拜。”
  
  挂掉电话,非杂志,没有听说过,呵呵。
  
  “谁呀?”格子问。
  
  “说是非杂志的。”我也不知道。
  
  “回头上网查查,有点耳熟。”格子说,“我说口贝呀,下次不能听你的,真是吃了一顿不敢来吃第二顿。”
  
  有同感,确实不好吃,“不好吃也得吃完,这可是钱呐。”我说
  
  口贝不知声,吃着自己的那份,对于格子的这种评价,口贝已经很习惯了,也只有口贝这么好的脾气才能忍受我们这样拿她打趣。有这样的朋友是我们的福气,是值得深交的朋友。
  
  回到寝室,格子打开电脑开始搜索“非杂志”,我在准备明天上课的素材,口贝在排版,三个人做着不同的事情。
  
  “啊!”格子大叫,“快来看,快来看,我咋说咋这么耳熟呢,台湾的杂志,我们班很多人看呢,销量不错哦,前年在台湾上市今年进军大陆市场。请过很多的知名人士,美女帅哥偶像做过封面,蔚蓝呀,你赚了呀!”格子拉着我的胳膊,激动无比,好像中了头彩,那么高兴。
  
  “人家要的是蔚蓝的文章,不是你的,你激动个什么劲儿?”口贝头也不回的打击格子。
  
  “要你管,口贝呀,你别排版了,你这么认真我们很有压力的。”格子转过头对坐在她身后的口贝说。
  
  “你有什么压力呀,你们又不是一个班级的。”我说。
  
  “我们一个寝室,口贝拿了全额奖学金,你也拿了班级奖学金,就我没有,我能没压力吗?”格子很是委屈。
  
  “那你就认真学习,别总是帅哥美女的,你长得也不差呀,还是挺小家碧玉的。”我放下手里的素材。
  
  “我就纳了闷了嘿,是不是我的幼师很难学呀,要不你怎么拿到你们班级的奖学金,我拿不到我们班级的奖学金呢?”格子很是不解。
  
  “人格问题。”口贝说。
  
  哈哈,免不了格子的一阵猛打。
  •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