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投稿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青春校园 >

淡蓝色的耳朵 『2』

发布时间:2017-04-04 23:07 | 作者:夏桐 | 来源:美文在线 | 浏览: 次|类别:青春校园

  『NO。2:我愿,是一面镜子
  
  冬日,广州的天气干冷干冷的。校园里的落叶都被冬风卷起一个个无形的漩涡。
  
  “邬如果,六十三分。”政治老师的手指狠狠一弹,如果的试卷狼狈的飘在地上:“看你最近是怎么学的?这个学期都考这个分数,下个学期中考你还考什么?考什么?”
  
  底下一片“咯咯咯”的嘲声。
  
  如果红着脸,走上讲台,拾起那张试卷,心里悄悄的骂:“死政治佬,死试卷!”
  
  回到座位时,如果的手臂不小心碰到同桌的权寒。
  
  权寒是一个有点古怪的留级生,本来现在应该上高一,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和如果他们一起读初三。
  
  接下来念到的分数,不管是高是低,如果都不想理会。她捂着自己的脸,感到自己全身火辣辣的,对这份考卷不知道是羞愧还是不安。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如果随意收拾好书包,把穿着校服里的毛衣的领子束得更高一些,走出了校门。
  
  离学校已经很远了,如果把考卷从书包里拿出,想把它塞进路旁的垃圾箱时,又感到不对,用水笔把“学生姓名”和“学校班级”那两栏涂成两格子满满的蓝,再扔进垃圾箱。
  
  回到家,发现老妈提着一个保温罐,刚好要出去。
  
  “回来啦。”老妈摇了摇手中的保温罐子:“我去给如星带点汤,她高三了,很辛苦啊。而且这个学期我都没怎么给她带东西去呢。学校也真是的,高三学生一个学期只能回来两次……”
  
  老妈的话还没有说完,电梯就来了。
  
  见老妈已经下楼了,如果才进到家里。可一回到房间,客厅里的电话又响起了。
  
  “如果啊,你自己泡个面,我可能比较晚回来……”又是老妈打回来的电话。
  
  “嗯嗯嗯。”如果胡乱应了几声,就挂了电话。
  
  如果把自己扔到床上,不想理会那些作业,更不想再想那张被扔掉的考卷。她的脑袋空空的,只能用“迷茫”与“空虚”两词形容。
  
  如果多羡慕姐姐如星那样的住校生,至少有妈妈的关心。如果还记得,如星中考时考上的是全广州最好的高中。
  
  如果虽然不像姐姐跟个天才那样,但至少,她从前考试都有全班前十名。可初三这年的第一个学期,考的每次考试的成绩都不理想。
  
  看看日历上面被老妈画上个红圈圈的日子,如果才想起,离这个学期的期末考试没几天了。
  
  如果突然想打开电脑玩一下。虽然她是“电脑小白”,但她现在却认为只有电脑才能平息自己现在百感交集的心。
  
  上了QQ,发现没多少人在,如果只好去网上聊天室。
  
  一聊就忘了时间,直到饿得胃痛。如果痛得皱皱眉头,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晚上八点半了。
  
  算了,就让自己饿地清醒一下吧。
  
  刚这么想,门却不知被谁打开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如果的耳朵:“邬如果,你在干什么!作业都做完了?”
  
  如果敲着键盘的手指停了下来,转身看到的是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妈妈。
  
  “做……做完了……”如果说完这句话后感到深深的后悔,这是她第一次说谎。
  
  “做完了你不会复习啊?离期末考还有几天?你说啊!”妈妈走了进来,瞪着如果:“还玩电脑,跟谁在聊天?”
  
  老妈侧过头,看了看电脑屏幕。
  
  如果觉得自己的头快低到地上了,她小声地嘀咕:“不就是上网?不就是和网友聊天吗?……”
  
  “网友!?”老妈的眉毛马上一挑,“跟你说多少次了,网上的都是坏人!你怎么可以随便和别人聊天啊!邬如果,你真的变坏了,看你现在这破样!简直成废人了!”
  
  如果的手握成一个紧紧的拳头,她感到自己的手的每个骨骼都在咔嚓咔嚓响。
  
  “对!我是坏女孩,我是变坏了,我是一个废人!你满意了吧?”如果再也忍受不下去了,冲着妈妈大喊。
  
  老妈的嘴唇颤抖着,最后变成全身颤抖着。老妈走出如果的房间,但马上又回来,手里握着一根粗粗的树枝。
  
  “我打死你这个没用的!”老妈挥起树枝,狠狠地一下一下向如果瘦瘦的手臂打去。
  
  如果也不躲,任由她打。
  
  啪的一声,老妈手中的树枝掉到了地上。老妈又走出房间。
  
  如果感到想哭泣,却哭不出泪滴。只是呆呆地坐在地上。
  
  老妈再次回来时,手里拿着一盒药。老妈把手中的药膏扔给如果,冷冷地说:“自己涂。”然后走出了房间。
  
  如果把那盒子里的棕色药膏一点一点涂抹在自己被老妈打红打破皮的手上。
  
  看着窗外的夜空,今天的星星好像一颗也没有,只有那轮月亮,散发着淡淡的银白色光。
  
  或许,真的是自己做错了。
  
  如果站在房间的镜子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镜子中的那个少女:
  
  我愿,是一面透明的镜子,至少能让自己看清自己。
  
  第二天一早,老妈就对如果说:“邬如果啊,妈妈不是有意打你的……毕竟你是做错了,你也要反省……如果,不要恨妈妈,好么?”
  
  如果点点头。她发誓,再也不会犯今天这样的错误了。
  
  看看墙上的挂钟,哎呀,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如果快速把吐司吃完,抹抹嘴,就出了门。
  
  我不要变坏,我不要叛逆,我要当回原来那个好的邬如果,我要像姐姐那样考上好的高中。
  
  走进班里,如果看见古怪的留级生权寒对自己微笑。噢,不,是全班都在对自己微笑呢。
  
  或许,不是他人对自己微笑,而是如果的心里,在发出对自己的微笑……
  •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