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投稿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青春校园 >

淡蓝色的耳朵 『3』

发布时间:2017-04-04 23:05 | 作者:夏桐 | 来源:美文在线 | 浏览: 次|类别:青春校园

  『NO。3:小丑鱼的眼泪
  
  烦人的中考终于结束了。
  
  “乌拉!”想想,是什么样的景?全班同学的书都在半空像无数只纸小鸟飞舞着。
  
  “好了好了,大家静一静。”老班着用手往下按了按,微笑着继续说:“现在我来公布一下你们各被哪一所高中录入。”
  
  “权寒,广州一中。”
  
  “宁星夏,广州八中。”
  
  “周小茶,广州二中。”
  
  ……
  
  我双手合成一个拳,抱在胸前,暗暗祈祷着。
  
  终于,终于来了——“邬如果,广州一中。”
  
  “天哪天哪,这是真的吗……”我瞪大眼睛,心中充满惊喜。我是不是真的真的考上天才姐姐如星读的那所中学?
  
  “真的真的,”老班对我微笑,“这个学期邬如果同学是我看来全班最努力的,所以才考得这么优秀的成绩……你比权寒高出,零点五分。”
  
  我在座位上傻笑着,突然感到一颗冰冷的东西滑落。噢,是我惊喜的眼泪。
  
  等全班成绩都念完了,老班又公布了一件事:“初三结束了,我们来开个毕业舞会,怎么样?”
  
  “哦?这不是高三才开的吗?”
  
  “我们初三一样可以开啊。”老班依然保持微笑回答。
  
  “噢,那在哪里开呢?”坐在我后面的周小茶问。
  
  “在城中心的植物园的草地上吧,到时我会找人把那弄得很漂亮的。”
  
  “还有哦,”老班说,“到时男生可以穿T-shirt,穿牛仔裤。但女生一定要穿裙子。”
  
  老班说完,还给我们每人发了一张香喷喷的小卡片。上面有舞会场地,舞会时间。
  
  放学,周小茶就请全班女生去喝奶茶,说是庆祝毕业。
  
  “哎哎哎,你们穿什么裙子?”周小茶狠狠地喝了一口杯中的椰果奶茶,问。
  
  “百褶裙”、“牛仔裙”、“公主裙”、“鱼尾裙”、“旗袍裙”、“喇叭裙”、“灯笼裙”之类的名字马上向小茶扔过来。
  
  “噢噢噢,我要穿斜裙,知道什么是斜裙不?”小茶又转头来问我:“你呢?如果。”
  
  “不知道呢?”我把刚刚喝完奶茶的杯子塞进垃圾桶里,走出奶茶店。
  
  照死党小茶的话说,我是个假小子。
  
  我的手指狠狠地一遍遍按着卡片上的字,就像想把上面的字按按钮那样全部按掉。
  
  所谓的毕业舞会,不过是女生们臭美的舞会而已。
  
  都怪老班都怪老班!凭什么女生一定要穿裙子?我狠狠地抓抓头发,想把烦恼都抓掉。
  
  我是个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就不再穿裙子的女生,即使学校每周四下午可以穿得自由些,我也一样穿着运动式的其他女生们都嫌难看的校服。
  
  我是个从不弄那些亮晶晶发饰的女生。不会偷偷抹指甲油,不会偷偷涂唇彩。也可以说,我根本不会打扮。
  
  我喜欢和男生那样在球场上拍着篮球,甩着汗珠,在球场上奔跑。我打球甚至能赢过男生,每次听到女生们的欢呼,男生们的咬牙切齿,我都无比惬意。
  
  最主要的是,我不会戴耳环。因为,我没有耳朵。
  
  是啊是啊,我没有耳朵,一出生就没有。因为没有耳朵。所以在小学时,同学都叫我“没耳朵怪”,上了中学我才学会把头发放下来,才让别人看不见我没有耳朵的“耳朵”。甚至连死党小茶她们也不知道这个秘密。
  
  如星也是,但她从小就是个天才,所以没有人敢说她是“没耳朵怪”。
  
  应该是妈妈的问题吧,生了我们两个女儿都是没有耳朵的,都是残疾的。可庆幸的是,我们的听力毫无阻碍。
  
  一进家门,一个淡蓝色的盒子正正好好砸到我头上。
  
  “什么啊?”我皱着眉,揉揉额头。进门后,把盒子随意扔到沙发上。
  
  回到家,发现如星和老妈都出去了。因为如星拿到了上海复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出去庆祝了吧。
  
  我把自己扔到床上,带着烦恼和郁闷,不知不觉睡着了……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离毕业典礼的时间一微米一微米靠近。
  
  见到那几个死党一起到小茶家,热火朝天地讨论着自己刚买的裙子,但最后还是那两个字,“保密”。我才想起,明天就是毕业舞会了。
  
  白纱裙,小礼裙,娃娃裙,公主裙,还有小茶上次说的那条斜裙都向她们呼啦啦飞来,闪亮的裙子一件件击到她们脸上,让她们激动地啊啊乱叫。
  
  可是,低头,看见的是自己腿上覆盖的还是那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
  
  我连忙回家,躲进衣柜里,乱翻乱找。
  
  裙子,裙子在哪里?别说是裙子,连裤裙都没有。都是铺天盖地的运动裤和牛仔裤。
  
  突然,一道淡蓝色的光,闪过我的脸庞。
  
  那像玫瑰花瓣一样柔滑的布料,腰带上那朵淡蓝色的花,还有领子上那朵用蓝色珠片拼成的那个闪闪发光的蓝色小花,颈上那荷叶领子,还别着一个蓝水晶胸针,扑闪扑闪的。
  
  泡泡裙?
  
  没错,一条蓝玫瑰似的泡泡裙,停留在我的身上。
  
  裙摆就像是塞满了蓝色玫瑰花瓣,那么饱满。又像是许多只蓝色蝴蝶,轻轻把裙摆拿起。腰带上的那朵碎布拼成的花,就像是原本就长在那里那样。
  
  脚上配上一双天蓝色的中跟鞋,鞋跟和鞋头那些美丽的花纹,把我的脚尖和脚跟包得严严实实的。但是还是脱下,穿上一双深蓝色的圆头皮鞋,鞋带上有朵和腰带上一模一样的天蓝色花。配上一双蕾丝花边袜,显得可漂亮。
  
  在乌黑浓密的短发上别上一个天蓝色的水晶头饰,全身上下仿佛在闪闪发光。我看着镜中的自己,不敢相信里面的少女是我。
  
  打了个OK的手势,决定明天就这样去舞会。
  
  可是,这泡泡裙是哪来的?
  
  应该是姐姐如星的吧,反正她和同学去海南旅行,借穿一天也没有关系。
  
  终于,明天成为了今天。下午三点钟,我穿上那条泡泡裙,妈妈帮我弄这弄那,就以这副我自认为很别扭的形象,去到舞会场地。
  
  两腿之间只感到空空荡荡的,裙摆因为像塞满了蓝色玫瑰花瓣,没有调皮地甩起。但感觉小腿还是凉凉的,踏着别扭的脚步。
  
  我一来,就仿佛擦亮所有同学的眼睛。他们都屏住呼吸,看着我这个在他们眼前从没穿过裙子的邬如果。
  
  我羞涩地走过一个个彩色的气球,走过一杯杯冒泡的可乐,走过一块块精致的点心,走过一朵朵花朵,走过所有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同学。
  
  “如果,如果!”死党小茶和星夏走了过来。呵呵,小茶果然穿了斜裙,星夏也穿了白纱裙。
  
  “漂、漂亮么?”我挤出一个微笑。
  
  “呃……”小茶和星夏好像不知说什么好。
  
  可她们没有说完,我“耳边”就响起一个个不满的声音:
  
  “知道吗?今年早就不流行泡泡裙了,感觉好土哦。”
  
  “就是就是,知不知道邬如果穿裙子很难看啊。”
  
  “啧啧,你看她那腿,膝盖像土豆那样,长腿先生?”
  
  “噢,邬如果在装可爱,不知道穿得有多难看哦。”
  
  是啊,我不懂什么潮流,不懂打扮,我是个不会穿裙子的假小子,我不会在意。
  
  但这次不同,这些话仿佛是巫婆的诅咒,像针一样刺向我,弄得我头破血流。
  
  我提起裙摆,撒开腿就跑。风在我身旁呼呼急促吹过,不管跑去哪,跑到一个未知的地方,只要能躲过这些难听的话语。
  
  “如果!如果!”听见小茶和星夏在后面大喊。
  
  可我不想理会,我只是跑。一不小心,撞到一个人,我抬起头,看见的是被我撞到地上的权寒。
  
  我来不及对他说对不起,立刻又爬起来,拖着狼狈的模样,只是向前跑。突然,一颗冰冷苦涩的泪水,滑进我的嘴里……

下一篇:淡蓝色的耳朵 『2』 上一篇:一米微光6

  •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