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投稿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青春校园 >

一米微光7

发布时间:2017-04-04 23:03 | 作者:一条街的距离131 | 来源:美文在线 | 浏览: 次|类别:青春校园

  第二天,我认为昨天的他俩已经在那个深深的拥抱后恢复正常了,飞飏也不在说不要提威涵,威涵似乎也没有那么魂不守舍。一切就像如初一般。但是真的真的会“人生若只如初见”吗还是到最后落个“等闲变却故人心”。反正他们不在冷暴力是好事吧!祝福着他们,也祝福自己不会老夹在他们之中,怪怪的。
  
  总认为这是一个最完美的结局,会是这样平淡的呆下去,但事实从来不把想象放过。
  
  那天语文课的作文题目是“幸福”,飞飏写到“快乐只不过给伤心找了一个流泪的借口,幸福只不过是快乐的一个假象,雾里看花般琢磨不透。”从来一直打着鸡血的飞飏如此风格的写这篇文章,就连我也不大相信,但是真的出于他的手。当老师用细细的声音念出来时,窗外的那些抵过初秋的寒蝉也不知觉的叫了起来。
  
  与寒蝉一起骚动的便是班是一群女生。
  
  记得有人这样形容过,十岁的女的象是童话,简单而天真,二十岁的女的象是诗歌,有激而跳跃,三十岁的女人象小说,情感曲折,内容丰富,四十岁的女人象文学评论,只说别人,不说自己。蓦然觉得我们班上的女生好似都进入了四十岁的阶段。那天开始,我只是听到很多人开始说飞飏一个大男人写些风花月的文字,只不过是多了一些所谓的高级词汇罢了。这样的骂声开始劈头盖脸的过来,开始他还会反驳,后来干脆说都懒的说,只是漠然,听着别人说,一句话也不说。
  
  谁人人前不说人,谁人背后无人说。只得但将冷眼看螃蟹,看你横行到几时罢了…
  
  人生正如这样,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更比一山栏。其实刚刚从和威涵的事里逃脱,又来一个这样的事情把他推到风口浪尖上,那几天他的心情不大好,他某天放学的时候对我说,那些人看似很了解我,实际上呢装懂罢了。他微着讲的,没有什么,只是这样。懂他的人我一直认为只有威涵,统统和我…而威涵在这事上保持着他一贯作风,对飞飏说不要为别人伤害自己的心情。而飞飏不语,只是很安静很安静的点头。
  
  中午,有时候飞飏会买没有酒精含量的菠萝啤来喝,我们喝着喝着就会在桌上小憩一会儿…这是多么美好的校园生活…
  
  那几天,他们经常抱在一起,这个在我眼中是很不屑,但是真的在他们之间可以传递着什么,或许是威涵所给予飞飏的勇气吧。
  
  匆匆的期中考试来了,我的成绩还算稳定,只是飞飏退的很厉害,但是似乎这成绩在他意料之中,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期中考试后的位置却成了人们所更为关注的热点。这回飞飏做到四组最后一位,那个威涵第一次的位置。而我们象撒豆子似的,被撒到班级的不同角落里。
  
  值得一提的事,那天放学的时候,飞飏说他最近迷上了魔方,还说那东西修养性格。对了,为此还认了个师父,叫利伟。总之,让他少得任性少点就好了。他的性格早就该磨砺磨砺了。
  
  那天放学,真的进入冬天,风总会嗽嗽的吹,那是总刺骨的冷。而且天也黑的特别快。那天,决定去奶茶店喝奶茶。好巧,正好碰到阳雪。他们两很识趣的离开了。
  
  只是飞飏走的时候握这手里那杯热巧克力,让我真的觉得他缺乏安全感,不知道他的平静生活什么时候开始…
  
  他们走后,我开始和阳雪开始谈起来…

下一篇:一米微光6 上一篇:一米微光8

  •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