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投稿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拾荒者,朝花夕拾

发布时间:2019-08-21 13:47 | 作者:半夏离紫 | 来源:未知 | 浏览: 次|类别:经典散文

  【童年趣事】拾荒者,朝花夕拾
  总是说时光婉转,易悄然流逝,奈何有几人身为局中之人可兀然看透。那些夹杂在岁月里的年少,或多或少,都有些潦潦草草的度过。待到离去,番然回首,才发觉,似是无迹可寻,可却又朦胧于眼前,有些暖,有些涩。
  都说,越长大,越孤单。越孤单,越思旧。然后,我们像一个拾荒者,静静的捡起有些遗忘的记忆,然后拼凑出那些回忆。不断的追忆,不断的寻找,于是,那些童年的记忆俞来俞清晰,俞来俞浓烈,灼热到了心田,滋伸到眼眶,浸湿了眼角,恍然间,我抬手拂过面颊,哦,原来早已潸然泪下。
  记忆里,童年,似乎就是三间有些老旧的砖瓦房,一圈低矮的围墙,风一吹,吱呀作响的木门;一场雨,满是泥泞的院子;还有那么三四课高耸挺拔的大树占据在院子的三两处。初秋,或黄或绿的树叶摇曳在风中,阳光温柔的斜洒在有些粗壮的枝干上,一半亮光,一半阴影。那时时不时来住在我家中的姥姥和我一起,搬着小巧的木凳子,做在树木的阴影下,拿着一副扑克牌,一阵阵欢乐的笑声由近及远的散开,那么柔,那么暖。
  再大些的时候,爱上了画画。于是,和同乡的一个小伙伴骑着自行车去镇上去学。至今,我依然记得那里的名字,有些奇怪的名字,百思特艺术培训中心。幼时的自己总是在如今的我看起来那般不可思议。我们,骑着脚踏车,在一条大致有一米宽的小路上,那是条有些坑洼的泥土路,路的两边全是天地,庄稼早已被收割,露出来土黄的土地,远远的,我们看见了一家苹果园,那么突兀的立在所有空旷的大地。越来越近,直到我们看清了树上一颗颗嫣红的苹果,于是,我们偷偷的溜进了庄园,摘了好多些,急慌的离开了。等到了画画的地方,放肆的和大家分享着我们的收获和经历,开心的不得了。
  还记得那时教我们学素描的是个很年轻的男老师,一副儒雅的模样,善良可亲,待我们俩是极好的,我很喜欢他,直到最后分别之时,他送给我们两个人一人一个娃娃,很小,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然后我们的眼眶泛红了,却没来得及留下他的任何联系方法,结果陌路,如今看来,有些后悔。
  不久以后,那个小伙伴也离开了,孤单一人的出去开始了闯南走北的生活。
  然后,几年过去了,每当我回到镇里,路过曾经学习过的地方,都有些感叹,那年的百思特大牌子还高高的挂在楼上,可是,却斑驳了许多,早已不复初时的光鲜。
  如果将童年,如今与未来拆分成三幅画,我想那大概都是不同的。
  童年是一幅蜡笔画,涂满了色调,或明或亮,或鲜或艳,色彩斑斓。
  如今更像是幅素描画,那不是代表生活里只是黑于白,而是我们成长了些许,活在明智与判断中,黑白有些分明了。
  我想未来大概像幅油画吧,经历了孰多,会有些沧桑,更像抽象的美,令人回味与深思。
  但不论走到哪里,走了多久,大概也只有曾经,那些年少的时光更令我们怀念,思念。
  于是我们发现,原来,时光终究苍白了岁月,只留下了一份无可奈何的回忆。
  我们都是拾荒者,朝花夕拾。捡起童年里那些纷澜色彩的点缀。那么平凡的曾经,在如今看来似乎沁人心脾,甚至能支撑着一些人的未来。
  摇曳在记忆里的故事越来越多,似乎童年在对我招手,我想大声回应,却知道,那也只是一份回忆,有些事情,过去了就只能珍藏,却无法重来。
  嗨,我好像又看见了那些年,我们曾偷偷的跑到村庄的小河边,踏着湿泥,一起捉蝌蚪呢;看见我们骑着脚踏车,不知道前路,肆意的欢呼呢;看见我们黑夜里行走在马路上想去村里破败了好久的鬼屋去探险却把自己吓的几天几夜不敢出门呢,对了,还有那条陪伴了我们家人十多个岁月最终离世的老黄狗…………拂过阵阵清风,才幡然醒悟,哦,原来那都是在记忆里呀。

下一篇:少年记忆 上一篇:斑斓色的年华

  •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