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投稿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斑斓色的年华

发布时间:2019-08-21 13:47 | 作者:吴越江南 | 来源:未知 | 浏览: 次|类别:经典散文

  我每年的梦里,至少有一二次会出现童年的自己,身穿草绿色的军装,腰上系着子弹壳串成的带子,手握一把自制的火柴手枪,和小伙伴们奔跑在树林中玩打仗游戏的情景。梦里的天空总是晴朗无比,阳光透过绿叶的缝隙,斑斑驳驳地洒落在身上,像极了长大后非常迷恋的迷彩服。梦里最强的配音是一阵阵熟悉的轰鸣声,不用抬头就知道是“海空雄鹰团”的“战鹰”又在空中演练……
  我生长在浙江东部的小镇路桥,那里曾经是东海的军事要塞之一,当时同属黄岩县的一江山岛是国内保存最完整的现代战争遗址,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首次联合作战的经典战例发生在此。上世纪七十年代,在路桥驻防的部队几乎各兵种都有,父亲又是转业军人,因此军人是我从小最熟悉,备感亲切的群体。父母一个在供销社,一个在食品公司工作,在计划经济时期都是令人羡慕的职业,我尚未到学龄时,就近没幼儿园可读,成天在父母工作单位的后院与小伙伴们玩耍,就这样常会碰见前来采购物资的后勤军人,熟络以后总要缠着听他们讲打仗的故事。
  解放军叔叔一般都乐意与我们交朋友,在抗日战争故事里,他们讲《两个小八路》、《烈火金刚》、《破袭战》、《地道战》等等;在抗美援朝故事里,我认识了杨根思、黄继光、邱少云等英雄人物。我们还得知驻守在路桥机场的“海空雄鹰团”就是海军航空兵的精锐部队,那里有一大批英勇无畏的“天之骄子”,在万里海空击落过无数来侵犯的敌机。
  原来英雄就在眼睛看得到的地方,这让小伙伴们兴奋不已。每当头顶响起飞机引擎声,我们便情不自禁地仰望着蓝天拍手欢呼,在乡间小路上追逐“战鹰”的踪影。我还几次吵嚷着要去机场看飞机,无奈军事禁地不可以随便出入,直到读小学后,学校组织拥军活动,才如愿以偿。当近距离参观排兵布阵在停机坪上的歼击机、轰炸机、侦察机、教练机、运输机、加油机以及高射炮、高射机枪等等,我们这些小儿郎血脉贲张,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地难以合拢,英雄情结集体萌发了。
  其实,我的英雄情结早在上学前夕就已经产生了,源于零距离见到过活生生的战斗英雄。那是一天上午,食品公司门口来了一辆军用吉普车,下车的是一位身材魁梧,穿着海军制服的中年军人,那时没有军衔,但他目光犀利,器宇轩昂的样子容易让人猜想是个大官。他好像来找公司领导,领导正好不在,母亲就招呼他在办公室里坐坐。这位军官铁塔一样坐在椅子上,气场强大,我躲在母亲背后,怯生生地偷看他。他抽着烟,注意到我了,招了招手,我不敢过去。只见他笑眯眯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大块锡纸包着的巧克力,十分诱人,我顿时不觉害怕了,装作磨磨蹭蹭地去接。
  母亲说:“真不好意思。”
  军官说:“不要紧,我们开飞机的经常吃这个。”
  母亲说:“快谢谢伯伯,我这个孩子哪,最喜欢听打仗的故事。”
  军官说:“好啊,我就给小朋友讲讲空中飞机大战的故事。”
  那年月物资匮乏,听故事还能得到奖励,恐怕是世上再好不过的事情了。我乖巧地坐在他面前的小凳子上,闻着口袋里巧克力散发出甜香的味儿,那幸福劲儿简直无法言表。
  军官用一口北方腔的普通话娓娓道来,中国人民解放军航空兵部队刚建立就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在空战中敢于以劣势装备与敌军老牌飞行员作战,击落过美、英等国空军330架飞机,打破了美国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他说,我那时在航校学习,心里是多么振奋啊!
  他叹了口气,全国虽然解放了,但是万里海空并不安宁,美国佬和台湾国民党空军装备先进,常常很嚣张地侵犯咱们的领空,我和战友们非常痛恨入侵的敌机,到部队后苦练空中杀敌本领,随时准备战斗。好几年过去了,眼看着战友们一个个打下了敌机,立下战功,我却还没有真刀真枪干过,感到太没有面子了,心里非常焦急,也许真是运气太差了,每次轮到值班怎么都碰不上战斗呢?!
  我瞪大眼睛问:“那后来呢?”
  “终于给我碰上了!”军官呵呵大笑,“伯伯为了打下敌人的飞机,休假也不回家了,天天争着执行战斗值班。”
  他说,机会很快就来了,警戒雷达发现一架美国战斗机入侵我国海南岛椰林上空,战斗警铃响起,我和僚机飞行员迅速起飞,心里太激动了,练了十年多的本领,终于等到了一场空中“拼刺刀”。这次入侵的是美国最先进的超音速轻型战斗机,携带了4枚空空导弹,我驾驶的歼-6型喷气式飞机与他相比,算是土得掉渣了,但是敢于近战、刺刀见红是“海空雄鹰团”的传家宝,特别是看到美国佬在咱们的领空狂妄地炫耀武力就来气。我追上去,紧紧咬住敌机,它却像表演特技一样盘旋翻飞,我当时想能打下来最好,打不中就一头把它撞下去。我贴近敌机,那个速度太快了,趁其猝不及防时果断发射一连串炮弹,在仅仅39米的距离将敌机击中,凌空爆炸。同时,我使出全身力气猛拉升杆避开,由于靠得太近,敌机炸飞的碎片把我驾驶的飞机穿透了51个洞,造成右发动机停车,我小心驾驶着负伤飞机,安全返回基地。
  “那个美国佬被炸死了吗?”门口有人在问。
  “敌机上的飞行员在爆炸前一瞬间跳了伞,一到地面上被民兵活捉,居然是一名美军王牌飞行员。”军官冷峻地说,“这位老兄看见我嘀嘀咕咕很不服气,我说有机会咱们在空中再干一场。”
  不知什么时候,办公室围观着好多人,连公司食堂里的烧饭老头、屠宰场的工人都被吸引过来了。我记得军官是在一屋子仰视的目光中离开的,事后才知道,他就是受过毛主席、周总理亲切接见的战斗英雄高翔,名字与他驾驶“战鹰”驰骋的蓝天、海疆确实非常般配,好像注定要这样大名鼎鼎。
  在那个崇拜英雄的年代,高翔伯伯走下“神坛”来到我的身边,不带一句高调空话亲述战斗经历,让我这个“军事故事迷”好长时间没有回过神来,油然而生色彩斑斓的梦想,一会儿要成为空军上天翱翔,一会儿要成为海军踏波逐浪,一会儿要成为陆军叱咤风云……以至整个童年、少年时光都被这斑斓迷彩所覆盖,痴迷得不可自拔。特别是读小学时,收集了许多《解放军画报》彩页,精心裁制成课本的书皮;看得最多的电影就是战争片,能脱口而出许多经典对白;热衷玩打仗游戏,自己制作了各式各样的火柴枪、木头枪、纸手枪;假日里常约同学一起去九狼山看雷达、大炮。有一次,参加了欢送对越自卫还击战部队开赴前线活动,耳边响彻着《再见吧,妈妈》的歌曲,望着一辆辆军车满载解放军官兵离去,顿时感到热血沸腾,心里企盼他们早日立功凯旋。一年以后,广播上到处宣传家乡涌现出黄仲虎、杨启良两位老山前线战斗英雄的事迹,听了着实振奋,于是打仗游戏玩得更加绘声绘色。一到放学,我常常扮演英雄角色,身着草绿军装,背着书包当报话机,从稻草垛上跳下来,一边高声呼喊“向我开炮,向我开炮”,一边朝“敌人”扔泥巴捏成的“手榴弹”,玩得不可开交。玩累了,就躺在草地上,仰望着蓝天白云,想的是快快长大,去当解放军保卫祖国。
  长大以后,我终于有幸加入武警边防部队,成为守护国门的卫士,身着橄榄绿警服,肩上扛着冲锋枪,常常笔挺地站在登陆艇上,巡逻在万里海疆,打击海上犯罪活动。虽然只有三年的经历,但是终圆了儿时的梦想,非常自豪,一辈子没有遗憾。
  而今,越是年岁增长,越会怀念最初的至纯至真,那些梦回斑斓色年华的感觉,如同牛羊反刍,也如同嚼着高翔伯伯送给我的巧克力,那香浓酥脆的口感,真的回味无穷。
  • 栏目分类